疯人愿

【深海】世事大梦 07

苏三省上线了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没有人再提起那天夜晚和那个酒香中的吻。唐山海依旧衣着精致穿梭在行动处,俨然一道风景;陈深则插科打诨往来于舞厅和赌场,声色犬马。只是每日清晨定时出现在唐山海办公桌上的鲜花,走廊上两人擦肩而过的眼神交换,露台上衣冠楚楚香烟借火,暗流涌动,到底感觉是不一样了。行动处也流言纷纷,说是这一分队和二分队之间似乎不太寻常?连扁头都憋不住悄悄问陈深:“头,这段时间老有人传,说你和唐队长,嘿嘿嘿···”“嘿你个头啊!”陈深照着他的头就是一巴掌:“心思花在这些地方上,怪不得老有人说我们一分队是吃干饭的。”“又不是我说的···”扁头委屈地揉着脑袋。

毕忠良也打趣到:“你和唐山海发展到哪一步了?”陈深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只是笑。“没个正经。我只提醒你一句,唐山海可是李默群的人。”陈深不以为然地耸耸肩:“那是以前,以后就是我的人了。”毕忠良半眯着眼,修长的手指相互摩挲:“你怎么知道唐山海就会听你的。”陈深把腿放下做好,手掌一摊伸到他面前:“两条小黄鱼。”“你个小赤佬,前几天给你的又输光啦。”“哎老毕,我这不也是替你跑腿嘛,上下打点不都得要钱,别那么小气。”“最后一次。”毕忠良无可奈何地从抽屉里取出两块金条,看着陈深对他狡黠地笑着,觉得自己上辈子大概是欠他的。

 

 

惊蛰日,蛇虫出走。

这日唐山海刚到办公室,看到桌上新送来的花——蓝色鸢尾,花间卡片是陈深的落款S。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,精致的美丽,可是易碎且易逝,唐山海想到这花语,不知是天气沉闷的缘故,只觉心头不快,提起开水壶想为自己泡杯茶,“哐嚓!”突然窗外一道亮光,雷声大作,他不禁一抖开水洒在虎口,手一松杯子碎了。唐山海将碎渣清理干净,走到窗边深吸一口气,终于,要变天了吗?

 

夜晚,华懋饭店,李默群设宴。

二楼贵宾厅,李默群携夫人坐在上席,毕忠良和刘兰芝坐在左侧,唐山海和陈深则分坐在李默群和毕忠良身旁,一抬头正好对上彼此的眼睛,陈深朝他举举酒杯,唐山海略一挑眉似作回应,也端起酒杯抿了一口。冷菜已上完,大家都开了胃,三三俩俩开始碰杯,渐入佳境。毕忠良端着白酒起身敬李默群,李默群喝完道:“忠良啊,我这个侄子这段时间的表现你还满意吧。”“李主任您这话说的,唐队长人中龙凤,在我这儿本身就是屈才了。”“哈哈,山海,还不快敬毕处长。”

“毕处,”唐山海双手握着红酒杯,起身站立,量身定做的西装显示出完美的腰身,如一只入世的清鹤:“山海多谢您这段时间的关照。”说完一饮而尽,余光发现陈深一脸笑意看着他,他也不恼,又满了半杯酒:“陈队长,山海也敬你。”“唐队长有心了。”陈深和他碰了杯。李默群似是极满意看到这场景,看了看表,时间差不多了:“我们的贵客应该到了。”

语闭,门外响起脚步声,一步一步踏地结实。众人皆看向门口,大门缓缓打开,是一个男人,浑身湿透,长长的刘海滴着水,头缓缓抬起,没被遮住的一只眼睛闪着阴冷的光扫视四座。

分明是一条落水的野狗。

——苏三省。唐山海笑得得体,心却提到了嗓子眼,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

“我来介绍一下,”李默群大声道:“重庆来的新朋友,苏三省。此次弃暗投明,还给我们带来了一件大礼。”

苏三省脱下雨衣,走到李默群面前,九十度弯腰,双手举过头顶:“这是上海军统秘密据点的地址和名单,今日就可将其一网打尽!”

唐山海强压住身体的颤抖,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酒。苏三省环视一圈,走到唐山海身旁的位置,一边脱着外衣一边说道:“唐队长,在苏某还未到特工总部之前,就久仰您的大名了。”

“不敢当。”唐山海完美地回应道。“我去趟洗手间,失陪一下。”他向李默群请示,李默群挥挥手,他便绅士地起身出门。

 

冲到洗手间,唐山海打开水龙头,伸手捧水拍着脸。怎么办,该怎么办,他必须冷静下来,饭店服务员有自己的眼线,可是李默群已命令所有人员不得外出,怎样才能将情报送出。

这几乎是不可能的,他懊恼地想着,上海军通处一百多号人的性命就这样葬送了吗。唐山海写下纸条,弯下腰想把它塞进约定好的传信点,却出现一双有力的手握住了纸条将其塞回了他的手。陈深托着他的手臂将其扶起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只是任何可能暴露自己的行为都不是明智之举。”

唐山海双眉轻蹙:“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等死。”说完又要将纸条放回。

陈深一把把他推到墙上,夺过纸条丢进下水道。

“你!不可理喻。”

“我不准你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。”陈深凑到他耳边。

唐山海冷哼一声:“不劳陈队长费心,唐某的安危自己会注意。陈队长还是关心关心自己怎么在毕忠良那谋个好前程吧。”

“山海,你知陈某并非这种人,不必拿话激我。”

门外有脚步声越来越近,陈深放开唐山海,唐山海迅速整理下仪容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出了洗手间,只见是苏三省走来。唐山海并不理会,下巴微抬,大步从他身边掠过。苏三省看着他的背影,将烟深吸一口进肺部,眼底闪过一丝落寞,总有一日我站在和你平视的位置,让你再也不能忽视我。这样想着,转身看见陈深从洗手间出来。

“哟,苏队长,出来透气?”

苏三省给陈深点燃一根烟:“这不看你们都出来了,李主任让我来寻寻。”

陈深半开玩笑道:“李主任这是怕我把他侄子拐走啊。”

“哦?”苏三省一挑眉,斜着眼看着陈深,鼻腔缓缓喷出一缕烟:“一早便有耳闻,陈队长这是和唐队长好事将近的意思?”

陈深笑着摆摆手,一脸无辜:“我和他就是兄弟,你会娶自己的兄弟吗?”大眼睛真诚地眨了眨。苏三省只觉得厌恶,勉强牵扯着嘴角扬了扬。

“进去了,别让他们久等。”

 

 

雨声大作,水如瀑布般从天而降洒向人间,雷声不止,伴着大风而过,似鬼哭,似狼嚎。

唐山海就这样站在雨中,偌大的雨点砸在单薄的雨衣上,生疼。陈深举着伞站在他身旁,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。陈深顺着他眼神的方向,雨中的阁楼枪声混杂着风声,哀嚎不绝,血水混着雨水从露台流下,仿佛要把这天地都染成红色。不知持续了多久,渐渐的哭声弱了,停了,枪炮熄火,只有那雨还在哗哗地下着,黑暗中有人走出,浑身暗红散发着强烈的血腥味,湿发遮脸,分明是从地狱而来。

唐山海笑了,轻蔑道:“陈队长,苏队长这么能干,显得你我都是蠢人了。”

苏三省一动不动,双眼紧闭,表情享受,似乎,经历了一场狂欢。

陈深不知从哪掏出的格瓦斯,往阁楼的地上一洒:“人才,果然是人才。”

“呵呵呵呵呵····”苏三省笑了,在雨中混响像僵尸一般:“不才不才,苏某能做到的,两位队长同样能做到。”唐山海只觉得恶心,强忍住撕碎眼前这张脸的冲动,双拳紧握指甲渗进肉里竟不觉得疼。苏三省看着唐山海的强装镇定只觉得好笑,陈深察觉到他的不善,跨步挡在了唐山海身前:“苏队长,命人把这里收拾干净吧,我们还得连夜回去复命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