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人愿

【深海】世事大梦 08

我果然是个肉废·····

憋到一半一度想弃文·······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唐山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从雨中回到家里的,陈深几次想把他拉上车都被他推开,只得缓缓地跟在他身后。

脱下带水的外套,唐山海从酒柜里取出酒杯,手却止不住颤抖,杯子碎了一地。脑中绷着的弦终是断了,颓然坐在地上,一拳一拳的锤着玻璃渣,鲜血满手。雨中死去的人脸不停地闪过脑海,双目圆睁,咒骂苏三省叛徒,更多人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子弹贯穿了身体,鲜血遍地,都是活生生的命啊。陈深连忙冲过来,从后面抱起他,他挣扎着,止不住地颤抖,陈深哪肯放手,只得把他裹进自己的身体里,紧一点,再进一点。良久,怀中的人儿渐渐平息:“陈深,你知道吗。今日之前我从未怀疑过自己在这里的意义。”唐山海跪在地上,陈深紧紧搂着他。“我从小就接触犯人,杀戮,死人,我从来就明白世界并不美好,所以我做了法医,维持着自诩的正义。然后我来到了这里,却发现仅仅是维持和平,就已经如此艰难。”“我懂。”陈深将脸埋进他的头发。“你不会懂,这国家不该是这样的。小时候听说鲜血染红的土地只觉得嗤之以鼻,今日才真正见识何为战争的残酷。讽刺的居然还是死在自己人手里。”陈深听得他前言不搭后语,只觉是深受打击,心里更加不是滋味,手臂越发用力:“别怕,有我在,我陪着你,总有一日苏三省会下地狱,总有一日日本人会滚出中国。”“是啊,总有一日,”唐山海喃喃道,眼睛里闪烁起异样的光芒。


点我上车


陈深靠过来,将唐山海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,柔声道:“今晚我陪着你,如果累了,就睡一觉吧。”氤氲的水汽还未从眼底散去,唐山海抬头看着陈深英俊的侧颜:“我多希望一切都是一场梦,梦醒了,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”“那我呢,也是梦吗。”唐山海无力地笑了:“你,大概是个意外吧。”唐山海多想告诉他,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意外,却不知从何说起,也不知是否有人会相信。经历了这番种种波折,他已分不清自己是秦明还是唐山海,也分不清如今和过去哪个才是在梦里。





评论(3)

热度(36)